沉溺在代數拓撲學和建築力學的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更新安排公告

小弟最近剛考試結束,本來是可以大量更新,但是暑假活動太多,比較重要的應該是北上廣州中山遊學數天和參加太陽能車工程設計比賽,大概不能大量更新,不過應該可以至少每週一更(還有原創小說要更還有溫習一周一更已經接近極限)。因此,感謝各位曾經閱讀小弟的渣文的大佬,而各位等待已久的大哥,抱歉了。(雖然覺得我這種廢渣沒有了會期待我更新的說……

順帶一提,由於小弟12月起要準備公開試,可能需要停更6個月,所以……除了蒼藍同人外,小弟應該會挖新坑(其實是填舊坑),不過這些得等小弟考完公開試並且面試完結才會開展,所以敬請期待~

最後,感謝各位大佬一直的支持!(雖然應該沒人記得我的說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七話

目錄

上一話


    過來幾個月,我就被教練下令到醫務室協助,增加經驗和培育醫者的仁心。說來還真是諷刺,身為一個角鬥士,本就是為了勝利而拋棄情感,但同一時間身為醫者,猶如病患的父母,看著病患的傷,心裏會難受。不過,這也許就是我的命吧,在這幾個月的鍛煉中,左胸口帶來的疼痛不但沒有減弱,反而在吞噬我的生命,讓我感受精神比過去差了不少,集中力也弱了很多。


    不過好處還是有的,我的思考能力比以前更強,行為更是明顯,雖然很多過去都是很自然做到的動作現在都需要想著才做到,不過這情況只是局限在平日,在某些情況下,我一切反應都是反射動作,完全不需要思考就做出超複雜的事情,甚至能夠預視未來的可能,就如我在競技場上的表現,從開始的那一刻起,一幅幅畫面在我腦海、眼前劃過,雖然不清晰,但是當戰鬥結束後,剛才戰鬥的一幕幕都和戰鬥開始時所看見的大致相同。


    這能力雖然很外掛,不過畫面清晰度不足是一大缺點,另一個缺點就是看到的不是全部,而是碎片,更多時候是無法估算,而那時候,我身體仿佛脫離我的控制,自己動了起來,給與出乎我預料的攻擊,而且全都是極為不仁的攻勢。幸好我還有理智,能夠壓抑體內那股衝動,不然可能我就要被稱為殺人醫生了。


    不過,那些只是我觀測所得,不是本體最直接的感受,最明顯的感覺,是體內有一股力量在循著特定軌跡移動,有時候很慢,有時候很快,而且感覺逐漸變弱。這股力量初時有如螞蟻爬行,癢癢的,之後有如蚯蚓在蠕動,然後就是暖暖的,接著熱熱的,不過到近期忽然變冷,有如沁涼的秋風,而現在就是酥酥麻麻的,特別是在感受到危機的時候,例如競技場上,強烈的酥麻感就會在即將被命中的位置浮現。可惜的是,要在其他時候獲得這種強烈的酥麻感,就唯有合上雙眼,用意念想著那股能量聚集在我希望出現的位置,才會出現。


    這股能量是循著一定軌跡移動,但方向又會隨著時間而改動。現在我只能摸索到從胸口位置流向手掌指尖,之後從手背上頭部,接著從頭全方位流向腳指尖,最後聚合在腳底流回胸口。當能量是這樣流動時,我全身都有輕微的酥麻感,很舒服,很放鬆,因此經常在睡覺的時候用這種方式幫助睡眠。除了這種能量循走外,還有一種,就是從我的下陰底部從背後上竄,到頭頂聚合在兩眉中間,或者兩眼間的鼻梁,接著感覺就仿佛消失了,只有聚集在兩乳中心和肚臍下方大概兩根手指橫放的位置,還有能量出發點和脊骨最末端的尾骨,都會出現溫熱感和有躍動的感覺。


    兩種運行方式,都能夠隨我意念而逆轉方向,不過第二種要逆轉比較簡單。第一種特別之處,就在於會隨著時間改變,而且週期和月有關。當月出現一半,到滿月,再回到一半,這時候左半身是從在胸口往手臂,右半身則手臂往胸口,剛好左右身相反。理所當然,在半月到月消失再回復半月的時期,則是剛好反過來,右半身從胸口到手臂,左半身從手臂到胸口。雖然除此之外就沒有更多發現,但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人的身體和環境是有密切關係,或者說,自然和人是相互感應的,自然的規律,人身上找的到,人的規律,在大自然也找到,而且關鍵就是那股力量。


    在學醫過程中,教練有教導有關研究的方法,和活體實驗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身為一個醫者,當然需要實驗證明自己的理論,不然貿然將自己的理論應用在病患上,我是過不了自己那關。因此,我向教練要求找志願者進行實驗,沒有說過實驗目的,沒想到,教練居然直接允許,並且讓我提早實習,在醫務室協助教練,雖然更多時候是我一個人在負責就是了。


    “傷者意識清醒,右手被刀砍中斷開,大量出血。”士兵迅速將情況報告給醫務室。

    “阿爾西斯,你負責吧。”教練叫道。

    “教練,這手術應該沒有教過我吧?”我說道。

    “難道你認為所有手術情況都是你學過的嗎?一位醫者不能死讀書,應變能力更為重要,我會在旁觀察,適當時指導,你的手術技巧比我高超,應該不困難。”教練說道。


    說回來打從實習開始就沒有一個手術和學習時一模一樣,不過這斷臂重接……我真的是第一次接觸,唯有靠我自己的思考能力解決,然後獲得一個寶貴的案例,完善我的理論體系。我先用魔法讓那位斷臂的角鬥士暫時失去意識,然後用魔法局部麻醉病患的的斷臂位置。接著,我便回想解剖時屍體手臂的位置和形態,和眼前的手臂重合,將手臂按照解剖位置擺放,準備重接。幸好受傷的位置是關節,免除了接骨的步驟。我將病患的斷裂位置附近的皮膚割開,露出神經、血管和肌肉肌腱等組織,然後憑著直覺,優先接駁神經和血管。

    “你這笨蛋,他一直流血,該怎麼做?”教練罵道。

對啊,我居然忘記眼前的病患一直在流血,如果不優先止血,肯定會缺血而死,現在病患的皮膚開始泛白,明顯是血不足導致,所以得儘快結紮血管。因此,我馬上撥開肌肉,將所有所見的血管都結紮,暫時止血了。然後,就開始停下動作了。剛才我觀察到韌帶和肌腱斷裂情況嚴重,比起血管和神經更難復原,就像是木頭被斧頭斬斷後難以復原,這現象和自然界這金屬製品會對木製品有更大傷害這法則類似,那就代表金是克木,韌帶肌腱可以與木為一類。雖然可能有其他象徵物更適合,不過我現在已經沒時間想太多了,得馬上縫合斷臂。


    “阿爾西斯,兩場後就是你上場,快去準備。”門外士兵喊道。

    “那動作得快點,我用魔法幫你縫合神經,血管、肌腱、韌帶和肌肉你自己負責,還有別下重手了,每個被你弄傷的傷患的復原需要更長時間,看來我得稱呼你為死神醫生。”教練說道。

    “教練,你就別再笑話我了。”我委屈地說道。


——————

太久沒更了忍得太辛苦了……表示這第七話的伏筆如果看不出的話感覺整篇都是冗文……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六話

目錄

上一話


    “伊斯卡大人,你還是別怎麼勤奮工作了,這樣身體很快就會透支……說起來,你為甚麼會讓凱洛爾去角鬥場?你不是很喜歡凱洛爾的嗎?”蓓蕾問道。

    “……他曾經說過,來王都的目的是成為角鬥士,變得更強,我只是完成他的願望而已……對了,好像很快就是月尾吧,我給你發工資。”伊斯卡說道。

    “工資也應該是訓練學院發的吧?”蓓蕾說道。

    “你幫我看好凱洛爾就好了,現在父親大人管得很嚴,想找機會去看看凱洛爾也不行……距離選舉還有半年,得繼續努力成為議員,讓父親大人不能再管住我。”伊斯卡說道。

    “好吧,今天的課也上完了,我先回去了。”蓓蕾說道。

    “幫我看好他。”伊斯卡說道。

    “我會的,這本書我就借去了。”蓓蕾說道。

    “嗯,不過那本書我記得沒什麼內容。”伊斯卡說道。

    “這本書講到永生的秘密,我這當醫生很感興趣。”蓓蕾說道。

    “除了世界的心臟外,就剩下惡魔之血,而且不能是普通的惡魔之血,要那隻沒有記載的惡魔的血液才可以,就算想研究也不可能得到那兩種東西。”伊斯卡說道。

    “所以我就借來看看而已。”蓓蕾說道。


    蓓蕾離開後,伊斯卡回想起與凱洛爾一起的日子。當初送凱洛爾去角鬥場,伊斯卡是下了很大決心,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要分離實在很難接受。但是,凱洛爾心中有自己的存在嗎?伊斯卡,只不過是凱洛爾的一個好友,但只限現在。角鬥場是什麼,伊斯卡很清楚,那是一個可以稱為地獄的地方,完全不會有任何時間去想練習以外的事情,這是一個讓凱洛爾忘記過去的好機會,然後待將來我將他贖回來,刺激到他的記憶,他回憶起我和他的過去,那時他腦中就只剩下我,不會記得其他人,然後角鬥場訓練出來的奴性就會發揮作用,他對我產生出依戀的情感,只會喜歡我,阿爾西斯,只是被埋沒的過去。伊斯卡是這樣相信著的,因為在魔法學院裏曾經學習過有關人的心理行為,他不會認為書籍是錯誤的,至少這個時候不會去懷疑。


    ……


    “哈啾!……到底誰在說我壞話啊?”我說道。

今天碰巧是我的休息日,早早就起床去晨運,然後在王都旁邊的小山上仰望著天空。看著那漸漸變紅的天空,不禁回想到那個日落,和阿爾西斯一起的日落……不知道現在阿爾西斯有沒有被人打撈上來,現在又身處何方,真希望他還在,能夠陪伴我……真是的,明明都過了半年,眼淚還是不自禁地從眼眶中溢出,到底是有多愛他才會過怎麼就都還不能放下?

    “明天活著的話,就能夠成為角鬥士了,你……在看嗎?……胸口有些疼啊,看來得去看看醫生。”我看著天空傻笑道。


    我下山後,便去先找醫生,拿了些止痛藥草,就去武器行選明天用的武器。武器行裏全都是開鋒了的兵器,和訓練用的木制工具更有實感,耍起來也更爽快。我選了一會,選擇了兩把劍,便到練習場自己練習。大概到了黃昏,我結束訓練,和其他訓練生吃過晚飯,便去休息了。


    這一天終於到來,距離我剛進入角鬥士訓練場,大概1個月吧。聽說角鬥士通常都需要訓練6個月才可以參加資格測試,我這應該算是特例了。但訓練的日子比其他人少,經驗肯定不如其他人,能不能勝出我也是有些擔心,畢竟競技場上,角鬥士是連性命也能拋棄,瘋狂程度和訓練場是兩個世界,能不能活著已經是一個問題。我答應過伊斯卡不能死,因此我的將來也只有一個,一直勝利。


    我踏進測試場地,那裡比競技場小很多,觀眾也只有教練們和領主,還有少許士兵。他們全都冷眼注視著場地,和第一次踏足競技場時的氣氛完全相反。我的視線從四周轉移到面前,看著自己的對手。今天的對手有些麻煩,體格比自己高壯,而且是使用大斧,或者叫鉞。這鉞是以斬擊出名,殺傷力很高,相較我手上的劍,劍是雙刃,製造一把強度高的劍需要很高技術,而且重量不能太高,難度更上一層,我手上的劍肯定不是那種高質素的劍,一下砍下來肯定就會壞。因此,我需要完全閃躲對方的攻擊,才確保佔有優勢。


    “開始吧。”裁定人叫道。

對方雙手提著大斧,直接沖向我面前,抬起大斧。我趁著攻擊的間隔,往右踏出一步,雙手拿住一把劍,握緊瞄準對方的腰側,然後左腳一蹬,身體順著逆時針方向轉動,帶動劍砍向對方的腰側,同時離開了對方的攻擊範圍。我雖然命中了對方,但由於攻擊的位置有護甲防護,因此沒有造成很大傷害,不過足夠震懾對方。


    此時,我站在對方的背後。對方重新整頓攻擊步伐還有大概1秒時間,這足夠我在攻擊一次。我雙手往相反方向拉扯,放開了右手,劍瞬間彈出,帶動著我的手臂攻向對方的後腰,接著馬上跑開,與對方保持一定距離,避免對方突然攻擊。


    交峰數次後,我所有攻擊都是命中有護甲的位置,但我明明可以選擇沒有護甲保護的位置,相反對方全都瞄準我裸露的部位,繼續下去就是我佔下風,看來我還是太仁慈了……在角鬥士的世界中,仁慈是最大的罪,要拋開仁慈,不能對對手有憐憫之心;要拋開情義,不能對朋友留手;要拋開性命,不能對對手不尊敬……我已經決定好,下一擊開始,為了珍視之人,一切妨礙我的都斬斷。


    我衝了上去,瞄準了對方的手臂,雙手揮舞這手中的劍,將敵人的手臂與軀幹分離,讓血將我心中對戰鬥的熱火燃燒更旺盛,直刺敵人胸骨上方,然後一劃,血液化為一道河流,從敵人頸項流出,光榮地戰亡了。

    “比試結束。”裁定人說道。

    “嗯,做得不錯,真是不辱伊斯卡大人之名。”領主說道。

    “……嗯。”我低頭應道。

    “下次的慶典,要好好干。”領主說道。

    “是……”我回道。


    殺死與自己一同受苦過來的人,踏上了這修羅之路。這,是我一直期待的事嗎?我的身體,好像不是我的身體了。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五話

目錄

上一話


    過了三個秋天,終於完結解剖課。此時的我,靈魂已經從身體抽離,沒有多餘的腦力去想任何事情。當時,接踵而來的,是魔法課。按照過去,魔法課是不停地背誦魔法理論,也是一門耗腦力的課程,但最近幾天,卻從理論課開始轉型為實踐課,開始教導如何吸納魔力。雖然少用了很多腦力,不過理論還是需要背誦,真是有些吃不下。


    “過去幾天的修行,你應該能夠感受到魔力的流動,現在就嘗試將魔力化為魔法。還記得魔力和魔法間的關係嗎?”教練問道。

    “魔力是世界的能量,魔法是能量具象化後的形式。聚集魔力,經過法陣轉化魔力成所需要的屬性,然後釋放,就成為魔法。因此,魔力就是原因,法陣就是經過,魔法就是結果。”我說道。

    “世界上的法陣成千上萬,但原理都類似,不過那些對你而言太過複雜,現階段還是直接背下法陣,然後釋放魔法就可以。”教練說道。


    教練腳下突然冒出一個淺藍色的法陣,緊接著就是從法陣中湧出水,形成一個薄膜,包裹著教練。說實話,我到現在都感覺不到魔力,也感覺不到任何魔法的其實,但腦中很自然地知道有人想施展魔法。我也不知道背後的原因,而且這股感覺並不只限於魔法,有人靠近也會,自己的位置不同了也會,甚至是在我嘗試感受魔力的時候也會出現。我並沒有告訴教練,因為我認為這是和世界的心臟有關,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世界的心臟這樣東西,不過現在應該是瞞不住了,畢竟教練已經下來令,要我施展出魔法。


    “想嘗試感覺魔力的流動,然後感覺魔力聚集在自己身上,腦中想著法陣的圖案,伸出手,想像法陣在自己手上,這樣就可以了。”教練教道。

為了不露出太多馬腳,便照著教練的話去做。我腦中想著最簡單也是我唯一記住的法陣,看著我的手,仿佛看見了法陣在我手上,很不可思議。不過,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個法陣不存在,我是知道的,一切皆是幻象,但一個火球將整個法陣吞噬,並且是真實存在著,這點我也知道。明明我是沒有動用魔力,法陣也不像教練那般真實存在,但火球卻真實存在,完全不合乎魔法理論。

    “沒有法陣就施展出魔法,這可是世界上未曾發生過的事,最合理的解釋,應該就是法陣出現的瞬間就生成出魔法,不過這是學魔法幾十年才做得到的事,你是不可能的……我曾聽聞,世界上除了魔力外,還有一種名為‘氣’的東西能夠構成魔法,而且威力更大,我猜你應該就是用氣施展魔法。”教練說道。

    “氣?”我問道。

    “氣是什麼,我只是從書上和從長輩那裡聽來的,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不過古書上只是說氣就是生命的能量,沒有更多的介紹,問長輩也不清楚,應該現在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教練說道。

    “哪本古書?”我問道。

    “……一本介紹惡魔的古書,那本書我記得是在伊斯卡的私人藏書架上看見的,你與它是有緣無份。”教練說道。

    “我想問一下,是誰將我送來這裡的?”我問道。

    “額……這點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知道是一個女人。”教練說道。

    “哦……我們繼續訓練吧……”我失落地說道。

到底是誰將我打撈上來?送我來這裡目的又是什麼?我要如何找到凱洛爾?這應該就是我現在需要思考的問題吧。


    ……


    經歷數次魔法訓練,我已經掌握了魔法施展的方式,現在施術速度已經接近順手拈來,不過變化就比較少,畢竟我只記得一個法陣,頂多施展一個魔法。看來晚上體能訓練時我需要想想辦法,如何背下更多法陣,甚至自創法陣,讓自己的魔法變得最多元化。不過等等,我怎麼突然以魔法為本職了?我的本命可是劍啊!是劍啊!我得好好嘗試想辦法用魔法造劍,這樣才是發揮我全部實力的最佳方法。


    “你在發什麼呆啊?繼續施術!你現在已經很熟練,但威力掌控方面不太好,在剩下的1個小時,我要你提升你的精準度,不管範圍、威力、大小、持續時間都要達到我的標準。”教練說道。

哇教練,你這擺明是強人所難!哪有人能夠第一天施展魔法就做到完美?這比完美主義者要求還高,難道是傳說中的超完美主義者?面對這樣的教練,我還真是五體投地,佩服佩服。


    ……


    一次次的練習,一次次的改進,一次次的進步,終於做到教練心目中的要求,終於可以休息了。現在比起預計休息的時間晚了大概40分鐘,很快就是晚餐時間。

    “不錯嘛,第一天就能夠做到這等程度,魔法的天賦很好,加上劍術的天分,肯定能夠成為一名出色的魔法劍士。不過,還是需要從這角鬥場離開才可以。我決定了,明天開始,你就學習手術,先從探知手術入手,然後再學與預防性手術,最後學治療手術。你今天的功課,就是背下光束和電刀的法陣,明天解剖的時候使用。”教練說道。

背下一個法陣都已經耗費我幾天時間,現在要明天之前將兩個法陣都記進我深深的腦海裏,這是不可能的事好嗎?我完全無語了,真的無語了,我還是保留晚上的行程,訓練過程中想辦法用一個法陣做出建構出魔法。


    ……


    我看著天空,看著星辰,歎了一口氣。我到底要如何才能夠找到凱洛爾呢?難道真的需要在這裡浪費人生,等不知多少年後重獲自由再去找他?我不想這般等待,我想馬上就看見凱洛爾,我想馬上向凱洛爾表達自己的心意,我想馬上和凱洛爾融為一體,永不分離……

    【你所渴望的,我都可以替你完成。】一股不明的聲音在腦海中迴蕩著。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四話

目錄

上一話


    角鬥士的訓練加上醫學學習,讓我心力交瘁,連食欲也差了很多,以前四五腕飯菜才剛好有輕微飽腹感,現在一碗就覺得很飽很飽,甚至有想吐出來的感覺,更別說去想有關凱洛爾的事。現在是午飯時間,只是剛開始大概10分鐘,我就已經食不下咽,收拾餐盤回到位置。這是,在我對面進食的教練也慢下了動作。在這裡有一段時間,發現這裡的教練通常都是一起吃飯,卻只有我的教練形單影隻,坐在我對面。說實話,我還真是有點還怕教練,他既是我在訓練時的教練,又是我的醫學導師,每次看見他,不是想起我訓練走神然後被重擊,就是想起被屍臭味包圍的解剖課,身子無法不顫抖。


    “你最近胃口差了很多。”教練說道。

    “嗯,體力訓練和腦力訓練,兩邊兼顧的壓力太大,不太想吃東西。”我回答道。

    “我有這麼嚴厲嗎?”教練問道。

    “不,是我心理質素不好,辜負了教練的冀望。”我說道。

    “有一部分是我的過錯,我不應該太過注重改變你過去的作戰方式,而且讓你第一次接觸醫學就去碰屍體也是我的錯。不過,待你習慣了面對內臟,你的食欲應該會回來的。”教練說道。

我沉默了,因為我認為就算習慣了,我還是不想進食。現在的我對屍體已經不懼怕,可是回憶中同伴的屍體,沒有一具不讓我的心絞成一團,痛苦不堪。世界的心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是不知道,但直到現在,我知道從心臟擴散開的,只剩下絞痛,不但不再散發能量,反而變得空虛,將周圍的能量拉進這黑暗的漩渦中。


    “你沒事吧?”教練問道。

    “沒事……”我說道。

    “你這個樣子不像沒事……對了,既然你現在閑得發悶,不如就來個突擊測驗吧!”教練轉換話題說道。

    “我哪裡閑得發悶啊……”我不禁吐槽道。

    “第一題,四體液是哪四種?”教練無視我的吐槽問道。

    “血液、粘液、黃膽汁和黑膽汁。”我回答道。

    “回答正確,第二道,請指出心臟的解剖位置。”教練叫道。

    “通常位於左鎖骨中線第二肋間到第五肋間胸骨後方。兩側與肺相臨,下方為橫膈膜,上方為進出心臟的大血管。心臟後方隔著心包腔與支氣管、食管、迷走神經和胸主動脈為鄰。心的長軸與正中線呈45度角。”我回答道。

    “雖然不太通順不過回答正確,但你怎麼記得的?我當時背了很久才記得。”教練說道。

    “不知為什麼,腦中浮現出整個人體,我只是形容腦中的畫面。”我說道。


    “那成年人有多少根骨頭?”教練問道。

    “我數不了……”我說道。

    “206根,不過我沒有告訴過你,這算耍你玩的題目。”教練笑道。

    “教練……”我表示無言中。

    “好啦好啦,不問解剖問題了,問些器官的功能……心臟的四個房室在功能上有什麼差異?”教練問道。

    “血液從大靜脈進入右心房,右心房將血液傳進右心室,右心室將血液運到肺動脈。血液從肺靜脈進入左心房,左心房將血液傳進左心室,左心室將血液運到全身。”我說道。

    “嗯,那骨折應該用什麼草藥?”教練問道。

    “野菊花。”我說道。

    “野菊花……聽其他醫生說是可以,我沒有嘗試過,姑且當你對。”教練說道。

    “教練,你再問下去我怕真得要被問倒。”我說道。

    “好啦好啦,不鬧你玩。今天解剖完就學魔法,看看下星期能不能教你做手術。”教練說道。

    “那我先去休息。”我說道。

    “我也差不多,不如提早開始課程吧。”教練說道。

    “嗯。”我點了點頭說道。


    我和教練到了安置屍體的房間,繼續解剖屍體,學習人體結構。我拿起解剖刀,憑藉直覺下刀,將頭皮割開,並與頂骨和額骨分離。

    “你看這裡,你知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條縫?”教練指了指額骨和頂骨的交界問道。

    “不知道。”我說道。

    “因為小時候要預留位置讓腦部發展,這兩塊骨頭還沒有縫合,到長大了,腦部發展結束,8塊腦顱骨就會融合,這些縫就是骨頭的交界。現在你需要移除頭骨,要用什麼工具?”教練問道。

    “剝離器、牽開器和骨鋸。”我說道。

    “很好的嘗試,不過你不怕會過熱?”教練問道。

    “用針筒不時滴下稀鹽水降溫。”我說道。

    “你可以嘗試一下。”教練說道。


    我用牽開器牽開頭皮,擴大頭骨暴露的範圍,方便之後的行動。我先用剝離器剝離頭骨膜,同時避開傷及神經。然後,教練拿著裝著稀鹽水的針筒,我拿著骨鋸,準備切隔頭骨,馬上發現出了問題——骨鋸的鋸齒位置無法有效切割頭骨。我看了看旁邊的儀器架,馬上想到解決辦法,便拿起手搖轉,安裝上圓穴鋸,在頭骨轉出一個小洞,然後將骨鋸插入小洞,開始切割頭骨。切割頭骨過程極為艱深,不能太大力,不然太過深入傷及腦部,同時不能太小力,否則無法順利切開骨頭。在教練的指導下,我掌握到技巧,用了大概半小時割出一個手掌心大小的頭骨。


    “臨機應變不錯,而且第一次嘗試就能夠不傷及腦膜,不愧是我的徒弟。下一步,就是懸吊腦硬膜,你先用剪刀以十字形狀切開硬膜,然後展開。”教練說道。

很快,我便懸吊起腦硬膜,看了看腦的表面,便被要求還原回原本外貌。我先拿起旁邊的針與線,以單純間斷縫合腦硬膜,然後放回頭骨,用金屬連接片和螺絲縫合頭骨,最後以減張縫合法縫合頭皮,將屍體還原回原狀。

    “縫合技術很好,看來私下訓練了很久,在沒有魔法幫助下,這等級還原算頂級了。先跟你說一下,你所使用的金屬材料,全都是我自己用魔法打磨出來的成品。我可以不用任何金屬材料就可以縫合,例如治療魔法和火魔法……現在還有很多時間,我準備了人腦的標本學習不同位置的功能,雖然完全不清楚有什麼功能就是了。”教練說道。


    於是,我又開始了討厭的背書之旅。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三話

目錄

上一話


    “啊,來了啊。你就是伊斯卡大人名下的那個傢伙吧。”一位士兵說道。

嗯?名下?這算什麼說法啊?不過想一想,我寄宿在伊斯卡家,說是名下也不為過。

    “來吧,我帶你去見主人。”士兵說道。

    “哦……有勞你了。”我說道。

不知道為甚麼被厭惡地望了一眼,但我從眼神中察覺到對方的不屑,仿佛是在嘲笑我。


    “主人,我遵照吩咐把他帶來了。”士兵說道。

    “哦哦,總算來了啊。”

站在奢華的房間中央,是一名看起來很瘦弱的中年人。被稱呼為主人,想必就是訓練場的主人吧。

    “歡迎你來到這裡,從從今往後,你就要作為我旗下的奴隸接受訓練。”領主說道。

    “哦……誒!?等等,這是怎麼回事?”我驚訝地問道。

    “少廢話,跟我走。”士兵說道。

    “什……!”我還未說完,就被士兵帶走了。


    還沒有得來詢問清楚事情的始末就被壓進一間類似牢房的房間,任誰也會有怒火,但是我知道,不要惹怒領主。

    “喂,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問道。

    “吵死了,閉嘴!”士兵罵道。

    “啊?怎麼了?這些對你來說不都是已經是很習慣的事了嗎?”領主問道。

    “才沒那回事!放我出去,我要見伊斯卡!”我怒喊道。

    “哼,天真的傢伙,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天真的奴隸。”士兵不屑地笑道。

    “嘛……我不知道你以前在伊斯卡大人那裡是受什麼樣的待遇啦,不過我們這裡也有我們這裡的規矩,你無論如何也得適應。要說什麼的話……因為你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領主認真說道。

這和上次完全不同,上次是被迫在競技場上決鬥,現在是我自願來這裡。不過,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啊?我到底什麼時候就成了奴隸,就連我也不知道,這角鬥士訓練學院的制度真是糟糕。


    領主和士兵離開後,我也回復了平靜,開始觀察四周環境。這間房間,沒有椅,沒有桌,沒有床,連窗戶也是最簡單的洞,不過用了數條鐵支封住避免逃跑。從門口細察,還算頗乾淨,但站在窗戶位置望向門的方向,看見了一塊塊黑色,可知根本沒有認真打掃。算了,在意這些細節又有何用處?倒不如努力鍛煉,儘快擁有能夠保護珍視之人的力量。




    到了晚上,我被人壓進了一個建在地下的牢房。聽其他在這裡的人說,從今以後我也要成為他們的一員了,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居住下去。這裡環境比剛才的房間更惡劣,處處聞到一陣陣強烈的臭味,而且窗戶很小。這就是角鬥士訓練學院,果真是惡劣到極致,還以為這裡訓練強者的地方,環境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看來是我想錯了,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訓練強者的地方,更像是奴隸生存的地方。


    為甚麼伊斯卡要把我以奴隸的身份轉手給這裡的主人,我依舊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我相信,他在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苦衷……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從他一直以來對我的每句話、每個舉動,我都知道他是真心喜歡我,摯友間的喜歡。伊斯卡是絕不可能拋棄我,肯定是他出了事,才迫不得要將我以奴隸的身份賣給這裡的主人……想這麼多真不像我,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變得想這麼多事情?罷了,休息吧,明天就要開始訓練。


    ……


    新的一天到來,黑暗的訓練也隨即開始。我在領主的帶領,到了武器庫,選擇武器和裝甲。我習慣了一塊白布披在肩上,這套裝備才能夠讓我發揮得最好,領主也沒有強迫我選擇裝甲,只是好心提醒我,最少也戴上護具。最後,我選了幾件內甲,然後穿著這套陪伴我多時的衣服去選擇武器。


    到了武器架,我感到有些,因為這個架上全都是木製裝備,雖然有加什麼增加重量,但用起來還是完全沒有實感。可惜武器沒有帶來,雖說我拳腳功夫也不差,問題就出在我的習慣和慈悲的問題,我不太習慣赤手空拳,不過能夠不動兵器就不使用兵器,所以最擅長的劍是必須帶在身上,而且格鬥技也需要訓練。因此,我選擇了兩把單手劍作為武器,順道拿了兩個劍鞘,套在腰帶上方便攜帶。


    選好裝備後,領主便帶我到訓練場。說實話,為甚麼是由領主帶路,我實在是想不透,不過領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現在的身份是奴隸,雖心有不甘,但又能如何?總之我要變強,就必需遵守這裡的規則。

    “這裡就是訓練場,那位就是你的教練,以後你就跟他學習,好好訓練,通常六個月後就可以參加比賽。”領主說完就離開了。

我一邊走向教練,一邊觀察四周。這裡主要分3項項目訓練,第一項的對手是2米高的木樁,第二項對手是教練,第三項是一起訓練的訓練生。

    “你就是凱洛爾吧,你叫我教練就可以。在我進行介紹之前,先說說你觀察到什麼。”教練說道。

教練明顯是看見我在觀察才發問,雖說我不能完全猜出他們到底在進行什麼訓練,但是大概在做什麼,我還是能夠說的出。

    “我觀察到這裡分3項項目訓練,第一項應該是利用2米高的木樁,學習攻擊方式;第二項是閃躲教練的攻擊,訓練反應能力;第三項是和訓練生對打,累積實戰經驗。”我說道。

    “觀察得很細微,不過,這裡還有第四項訓練項目——體能訓練。體能訓練是每天的必做項目,是你自主進行的項目,我不會理會你究竟做了多久體能訓練。你是新來的,那就先用木樁學習攻擊方式,我會在旁邊指導,如果你重複犯同樣的錯多次,別怪我不客氣。”教練揮動手上的鞭子說道。

    “……知道!”我咽了一口口水喊道。

    “夠氣勢!那我們就馬上開始。”教練說道。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二話

目錄

上一話


    呃……我這是在哪裡?……我只記得跟他一同掉進蒼藍色的深淵中……我……死了嗎?看來是了。這是陰間,還是天堂,或者是地獄?

    “你醒了?”

    “呃……這裡……”我問道。

    “這裡啊……這裡是角鬥士訓練學院,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嘛……原來我不是死了,而還在生,那樣的話,不就代表他也得救了嗎?

    “請問有打撈到另一個人嗎?”我問道。

    “打撈?呵,我並不知道你過去發生了什麼,你是被賣過來的,有沒有打撈到另一個人,我不清楚。”

是嗎?我……和他分開了……

    “不過,聽起來那個人肯定對你很重要,如果你能夠一直生存的話,肯定會找到那個人。”

    “他死了,我也沒有生存的意義。”我說道。

    “……你前一個主人,給你留了話,說什麼……為了凱洛爾活下去。我猜,你那個重要的人是叫凱洛爾吧?如果照你前主人所說,那個叫凱洛爾的人應該沒有死。”

    “要如何才找到那個前主人?”我緊張地問道。

    “如果你表現得好,就可以找到。”

    “表現得好?”我一頭霧水問道。

    “你現在身處角鬥士訓練學院,當然是為了成為角鬥士,在競技場上與其他角鬥士決鬥,並且生存下來。你贏得愈多,表現就越好,名聲也因而上升。名聲愈高,找到你前主人的機率就愈高,所以,只要你好好戰鬥,戰無不勝,你前主人就會找你。”

雖然聽起來是在瞎編,但現在我就只剩下這條路。角鬥士,讓我想起之前和他在競技場發生的事情,勝利後離開競技場,我們還說以後不再入競技場戰鬥。誰料到,我就是未來的角鬥士,站在競技場裏戰鬥,愉悅觀眾。


    “嗯,但我有一個要求,我想學醫術。”我說道。

    “為甚麼?”

    “學醫術有兩大好處,首先自己受傷了能夠自己治療,省下大量醫療支出,其次,其他角鬥士受傷時,你可以收錢讓我去治療他們,增加收入。”我說道。

    “聽起來不錯,但你哪有時間學醫?”

    “我以前是個冒險者,戰鬥經驗比一般角鬥士多,訓練時長簡短些許也不會有太多影響。”我說道。

    “好,就照你所說。不過,從今往後,我是主人,你是奴隸,你要完全服從我的指令。”

    “……是,主人。”我說道。


    雖然很不服氣,但只要有一絲能找到他的機會,尊嚴什麼的拋棄也罷。不過真是沒想到,“主人”居然答應了我的請求,讓我學習醫術。我學習醫術,最大的原因就是世界的心臟。王都大亂當天,我便知道世界的心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能夠復活人的能力,誰也想要。我既然擁有這能力,學習醫學也是我的命運,但我還有另一個目標,就是尋找關於世界的心臟的用途和能力。我相信能夠稱為世界的心臟,能力肯定不只是复活人這麼簡單,而且為甚麼世界的心臟是一條項鏈,崩壞後我卻感到身體異常,或者說,世界的心臟並不是項鏈,而是我的心臟。這理論是我剛剛想到的,我的思考能力提升,能夠想出各種理由說服“主人”,全都是因為那股從左胸口傳出的能量。因此這一切絕不是偶然,只要找到有關世界的心臟的信息,一切難題就會迎刃而解。


    “對了,你智力這麼高,為甚麼會成了奴隸?”主人問道。

    “不清楚,我只記得我不知道為何暈了過去,然後醒來就是在這裡。”我說道。

    “那你得為我是你主人而感恩,換著其他主人,你剛才的語氣和要求不打死你就算仁慈。”主人說道。

    “那……我應該怎麼說?”我問道。

    “你不需要用奴隸的語氣跟我對談,畢竟我還是喜歡當奴隸是自己朋友,多個人聊天不是挺好的嗎?”主人笑道。

    “感覺奴隸和主人同一輩份好像很怪,不過主人要求的話,我就接受吧。”我說道。

    “但是,你得小心一下別的主人,他們可不像我這般仁慈。”主人說道。

    “知道了主人。”我說道。

    “偏題有點嚴重,先說回你未來的時間安排吧。早上起床後就是早飯,然後就開始訓練,訓練結束後就是午餐,接著訓練,跟著就是晚餐,晚餐後就學習醫術,最後睡覺。”主人說道。

    “訓練完再學醫術,我怕學習效益差。”我說道。

    “說得也是,那就下午學習醫術,晚上再訓練。”主人說道。

    “遵命主人。”我說道。


    “對了,醫學你想學古典醫學還是新型醫學?”主人問道。

    “有什麼分別?”我問道。

    “聽說新型醫學需要將人拆開,學習人的結構,治療方法有用藥和叫什麼手術的東西。”主人說道。

    “新型醫學吧。”我說道。

    “不過新型醫學聽說需要使用魔法,你有魔力?”主人問道。

我低下頭,開始沉思。魔力不是沒有,但能不能夠施展魔法就是一大問題,加上我左胸口散發的能量會不會與魔力排斥又是一大問題,而且我是不是學魔法的材料也是一大問題,理智告訴我不應該選擇新型醫學,但直覺告訴我應該選擇。我是直覺派的人,卻到關鍵時刻總是被理智弄得無法作出選擇,真是矛盾……誒?話說學醫術不是要錢的嗎?為甚麼主人會讓我學醫術啊?

    “對了主人,你為甚麼答應讓我學醫術?”我問道。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是醫生,他很熱衷教導醫術,肯定會免費教導你……話說他懂得古典醫學和新型醫學的醫師,讓他都教你不久可以嗎?我還真是健忘啊哈哈。”主人笑道。

    “感謝主人讓我學醫。”我抱拳說道。


    “啊對了,我忘記問你叫什麼名字了,你前任主人將你扔給我後就走了,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主人說道。

    “阿爾西斯。”我回答道。

    “阿爾西斯,好叻,我會記住你的名字的。時間也差不多,我帶你去訓練場吧!”主人說道。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一話

目錄


    這個世界,有太多不公平。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這個世界,充斥著太多的悲傷。這樣的世界…沒了他,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第一次在起源的峽谷見面,到最後懸崖掉下去,一幕幕在我眼前閃過。本以為就這樣,就能夠讓你死心,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沒料到你居然跳了下來,和我一起。想起來,我以前的朋友帕吉爾,他也和你差不多,但是他比你幸運,至少村莊沒有被遭到破壞。這希望還能夠再見到帕吉爾,還能夠跟你一起,一起去冒險……


    ……

    “凱洛爾……你醒了啊……”伊斯卡喊道。

    “呃……?……我……為甚麼會在這裡……?”我問道。

    “你掉到海裏面,大家花了好大勁才將你打撈上來哦。”伊斯卡說道。

    “只打撈上我一個嗎?”我緊張地問道。

    “……是的。”伊斯卡說道。


    ……

    處理好凱洛爾後,伊斯卡到陽臺,和蓓蕾見面,兩人有說有笑,將一切都拋諸腦後。而另一霜,傭兵團團長埃克西爾正與隱姓埋名的黑法師見面。

    “是嗎?那個最後崩壞了啊……還真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呢。”埃克西爾笑道。

    “是呀,但對你這種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來說,這才是最糟糕的結局吧?”黑法師笑道。

    “嘛……不過這一戰傷得夠重,以後不敢隨便玩了。”埃克西爾說道。

    “真沒想到,那個叫凱洛爾的小子,居然真的能將你打敗,青出於藍勝於藍,一代更比一代強啊!”黑法師說道。

    “想當初,我以為可以超越我的人就只有迪亞普羅那小子,沒想到,反倒是迪亞普羅輸給了凱洛爾那小子。”埃克西爾說道。

    “那……這樣的結局,果然是超乎你的意料嗎?”黑法師笑道。

    “呵呵……不過,我在想啊……你今天來,不只是為了這些繁瑣的事情吧?”埃克西爾笑道。

    “這個嘛……今天我來,是想打聽那個叫阿爾西斯的孩子的下落。”黑法師說道。

    “……果然是這樣……那小子死了。”埃克西爾說道。

    “你知道,我不是要這個答案。雖然古書只是簡略提及世界的心臟,但可以肯定,世界的心臟是不會死的,同樣,擁有惡魔之血的小子也不會死。”黑法師說道。

    “沒想到不知多少世紀前的書都被你翻出來了啊,算我怕了你,我不知道那小子最後怎麼了,但綜合手上的情報,那小子應該是被送去當角鬥士吧。”埃克西爾說道。

    “角鬥士啊……也不錯,受訓去表演,至少容易被找到,也不一定會死。”黑法師說道。

    “看來你時日不多咯,還以為黑法師真的不死。”埃克西爾笑道。

    “世上哪有什麼永恆?永恆的背後,代價可不菲……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得去找世界的心臟了,再見。”黑法師說完就離開了。

    “永恆嗎?我身為傭兵,可沒有永恆的權利。”埃克西爾笑道。

    ……


    是嗎?他沒有被救上來……沒了他,我到底要如何生存?他就是我生存的意義,他就是我持劍的原因,他就是我殺敵的意志,但他就明明就在我眼前,明明就在我手中,明明就在我懷中,卻消失不見了,真是諷刺……今後,我到底要以什麼為標杆,繼續活下去呢?半年了,我還是沒有找到我的標杆,但至少……至少……至少不要讓我在看見重要的人從身邊消失,自己卻幫不上任何忙……


    “伊斯卡。”我喊道。

    “凱洛爾,怎麼了?”伊斯卡問道。

    “我想去角鬥士訓練學院。”我說道。

    “角鬥士到底是什麼,你是體驗過的。別以為我不知道,我消息可靈通得很。”伊斯卡嚴肅地說道。

    “除此之外,我沒有其他生存意義。”我毫不猶豫地說道。

    “不行!”伊斯卡堅決地說道。

    “除了變強外,我就沒有價值。”我說道。

    “變強有很多方法,你為甚麼要選擇極端的方式?你真的知道那裡是什麼地方嗎?不是走投無路的人,都不會去那裡。那裡的環境很惡劣,而且生命得不到保障,換句話說,你不是在場上戰死,就是忍受不了環境自殺而死。你真的瞭解嗎?”伊斯卡嚴肅問道。

    “我想試一試。以前我在鎮子裏混混噩噩地過日子,到里爾死了,那種無法保護拯救重要的人的痛苦讓我明白,我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這樣下去,身邊的人如果再遇到什麼危險,我什麼都做不到。”我說道。

失去了家,失去了里爾,失去了你,我已經不想再失去了,我已經……不想再看到重要的人從面前消失,這種殘酷的事情,至少讓我守護剩餘的幸福。

    “所以我希望,伊斯卡你能夠支持我。”我說道。

    “……凱洛爾……好吧,如果凱洛爾已經有了這樣的覺悟,希望你不會後悔。但是,只有一件事你必須答應我,不能反悔……凱洛爾你,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死。”伊斯卡看著我雙眼認真說道。


    ……


    從餐廳回來後,伊斯卡一直都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看來他是對我的決定感到憤怒。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僅有的重要的人,現在不明白沒問題,至少有一天,他會明白,這樣就足夠了。我躺在床上,一遍遍用過去的痛苦麻醉自己,讓自己不再為過去感到悲傷……呵,哪有這麼容易啊,每次回憶,都讓痛楚倍增,與其說不再為過去感到悲傷,不如說自己在將痛楚化為絕望,就算現在失去了伊斯卡,我也不會再哭了,不過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我要變強,保護身邊重要的人,將悲痛化為動力,化為殺意,對敵人盡情斬殺。

    我生存的意義就是變強到能夠守護重要的人,我執劍的原因就是保護自己珍視之人,我殺敵的意志就是不再失去重要之人。因此,角鬥士訓練學院,我來了!


下一話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目錄

前言:

  • 此同人小說為遊戲《墮入蒼藍色的深淵》和《角鬥士》同人小說,人物皆出自遊戲,為阿爾西斯 凱洛爾 結局後續,有興趣的朋友請搜尋百度貼吧《墮入蒼藍色的深淵》。

  • ooc和各種私設,請慎重食用。

  • 此小說盡量日更,有時無法更新請見諒,長度暫定為300篇(雖然估計會上千),可能會橫跨同作者多部作品(不過那是後期的時,暫時未有定論)

  • 此目錄為傳送門

  • 里爾復活,有柏吉爾,主角群暫定8人,主角視覺為阿爾西斯與凱洛爾交替出現,請做好心裏準備。


最新話:第七話


目錄:

第一話    第二話    第三話    第四話

第五話    第六話    第七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