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一話

目錄


    這個世界,有太多不公平。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這個世界,充斥著太多的悲傷。這樣的世界…沒了他,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第一次在起源的峽谷見面,到最後懸崖掉下去,一幕幕在我眼前閃過。本以為就這樣,就能夠讓你死心,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沒料到你居然跳了下來,和我一起。想起來,我以前的朋友帕吉爾,他也和你差不多,但是他比你幸運,至少村莊沒有被遭到破壞。這希望還能夠再見到帕吉爾,還能夠跟你一起,一起去冒險……


    ……

    “凱洛爾……你醒了啊……”伊斯卡喊道。

    “呃……?……我……為甚麼會在這裡……?”我問道。

    “你掉到海裏面,大家花了好大勁才將你打撈上來哦。”伊斯卡說道。

    “只打撈上我一個嗎?”我緊張地問道。

    “……是的。”伊斯卡說道。


    ……

    處理好凱洛爾後,伊斯卡到陽臺,和蓓蕾見面,兩人有說有笑,將一切都拋諸腦後。而另一霜,傭兵團團長埃克西爾正與隱姓埋名的黑法師見面。

    “是嗎?那個最後崩壞了啊……還真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呢。”埃克西爾笑道。

    “是呀,但對你這種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來說,這才是最糟糕的結局吧?”黑法師笑道。

    “嘛……不過這一戰傷得夠重,以後不敢隨便玩了。”埃克西爾說道。

    “真沒想到,那個叫凱洛爾的小子,居然真的能將你打敗,青出於藍勝於藍,一代更比一代強啊!”黑法師說道。

    “想當初,我以為可以超越我的人就只有迪亞普羅那小子,沒想到,反倒是迪亞普羅輸給了凱洛爾那小子。”埃克西爾說道。

    “那……這樣的結局,果然是超乎你的意料嗎?”黑法師笑道。

    “呵呵……不過,我在想啊……你今天來,不只是為了這些繁瑣的事情吧?”埃克西爾笑道。

    “這個嘛……今天我來,是想打聽那個叫阿爾西斯的孩子的下落。”黑法師說道。

    “……果然是這樣……那小子死了。”埃克西爾說道。

    “你知道,我不是要這個答案。雖然古書只是簡略提及世界的心臟,但可以肯定,世界的心臟是不會死的,同樣,擁有惡魔之血的小子也不會死。”黑法師說道。

    “沒想到不知多少世紀前的書都被你翻出來了啊,算我怕了你,我不知道那小子最後怎麼了,但綜合手上的情報,那小子應該是被送去當角鬥士吧。”埃克西爾說道。

    “角鬥士啊……也不錯,受訓去表演,至少容易被找到,也不一定會死。”黑法師說道。

    “看來你時日不多咯,還以為黑法師真的不死。”埃克西爾笑道。

    “世上哪有什麼永恆?永恆的背後,代價可不菲……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得去找世界的心臟了,再見。”黑法師說完就離開了。

    “永恆嗎?我身為傭兵,可沒有永恆的權利。”埃克西爾笑道。

    ……


    是嗎?他沒有被救上來……沒了他,我到底要如何生存?他就是我生存的意義,他就是我持劍的原因,他就是我殺敵的意志,但他就明明就在我眼前,明明就在我手中,明明就在我懷中,卻消失不見了,真是諷刺……今後,我到底要以什麼為標杆,繼續活下去呢?半年了,我還是沒有找到我的標杆,但至少……至少……至少不要讓我在看見重要的人從身邊消失,自己卻幫不上任何忙……


    “伊斯卡。”我喊道。

    “凱洛爾,怎麼了?”伊斯卡問道。

    “我想去角鬥士訓練學院。”我說道。

    “角鬥士到底是什麼,你是體驗過的。別以為我不知道,我消息可靈通得很。”伊斯卡嚴肅地說道。

    “除此之外,我沒有其他生存意義。”我毫不猶豫地說道。

    “不行!”伊斯卡堅決地說道。

    “除了變強外,我就沒有價值。”我說道。

    “變強有很多方法,你為甚麼要選擇極端的方式?你真的知道那裡是什麼地方嗎?不是走投無路的人,都不會去那裡。那裡的環境很惡劣,而且生命得不到保障,換句話說,你不是在場上戰死,就是忍受不了環境自殺而死。你真的瞭解嗎?”伊斯卡嚴肅問道。

    “我想試一試。以前我在鎮子裏混混噩噩地過日子,到里爾死了,那種無法保護拯救重要的人的痛苦讓我明白,我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這樣下去,身邊的人如果再遇到什麼危險,我什麼都做不到。”我說道。

失去了家,失去了里爾,失去了你,我已經不想再失去了,我已經……不想再看到重要的人從面前消失,這種殘酷的事情,至少讓我守護剩餘的幸福。

    “所以我希望,伊斯卡你能夠支持我。”我說道。

    “……凱洛爾……好吧,如果凱洛爾已經有了這樣的覺悟,希望你不會後悔。但是,只有一件事你必須答應我,不能反悔……凱洛爾你,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死。”伊斯卡看著我雙眼認真說道。


    ……


    從餐廳回來後,伊斯卡一直都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看來他是對我的決定感到憤怒。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僅有的重要的人,現在不明白沒問題,至少有一天,他會明白,這樣就足夠了。我躺在床上,一遍遍用過去的痛苦麻醉自己,讓自己不再為過去感到悲傷……呵,哪有這麼容易啊,每次回憶,都讓痛楚倍增,與其說不再為過去感到悲傷,不如說自己在將痛楚化為絕望,就算現在失去了伊斯卡,我也不會再哭了,不過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我要變強,保護身邊重要的人,將悲痛化為動力,化為殺意,對敵人盡情斬殺。

    我生存的意義就是變強到能夠守護重要的人,我執劍的原因就是保護自己珍視之人,我殺敵的意志就是不再失去重要之人。因此,角鬥士訓練學院,我來了!


下一話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