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二話

目錄

上一話


    呃……我這是在哪裡?……我只記得跟他一同掉進蒼藍色的深淵中……我……死了嗎?看來是了。這是陰間,還是天堂,或者是地獄?

    “你醒了?”

    “呃……這裡……”我問道。

    “這裡啊……這裡是角鬥士訓練學院,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嘛……原來我不是死了,而還在生,那樣的話,不就代表他也得救了嗎?

    “請問有打撈到另一個人嗎?”我問道。

    “打撈?呵,我並不知道你過去發生了什麼,你是被賣過來的,有沒有打撈到另一個人,我不清楚。”

是嗎?我……和他分開了……

    “不過,聽起來那個人肯定對你很重要,如果你能夠一直生存的話,肯定會找到那個人。”

    “他死了,我也沒有生存的意義。”我說道。

    “……你前一個主人,給你留了話,說什麼……為了凱洛爾活下去。我猜,你那個重要的人是叫凱洛爾吧?如果照你前主人所說,那個叫凱洛爾的人應該沒有死。”

    “要如何才找到那個前主人?”我緊張地問道。

    “如果你表現得好,就可以找到。”

    “表現得好?”我一頭霧水問道。

    “你現在身處角鬥士訓練學院,當然是為了成為角鬥士,在競技場上與其他角鬥士決鬥,並且生存下來。你贏得愈多,表現就越好,名聲也因而上升。名聲愈高,找到你前主人的機率就愈高,所以,只要你好好戰鬥,戰無不勝,你前主人就會找你。”

雖然聽起來是在瞎編,但現在我就只剩下這條路。角鬥士,讓我想起之前和他在競技場發生的事情,勝利後離開競技場,我們還說以後不再入競技場戰鬥。誰料到,我就是未來的角鬥士,站在競技場裏戰鬥,愉悅觀眾。


    “嗯,但我有一個要求,我想學醫術。”我說道。

    “為甚麼?”

    “學醫術有兩大好處,首先自己受傷了能夠自己治療,省下大量醫療支出,其次,其他角鬥士受傷時,你可以收錢讓我去治療他們,增加收入。”我說道。

    “聽起來不錯,但你哪有時間學醫?”

    “我以前是個冒險者,戰鬥經驗比一般角鬥士多,訓練時長簡短些許也不會有太多影響。”我說道。

    “好,就照你所說。不過,從今往後,我是主人,你是奴隸,你要完全服從我的指令。”

    “……是,主人。”我說道。


    雖然很不服氣,但只要有一絲能找到他的機會,尊嚴什麼的拋棄也罷。不過真是沒想到,“主人”居然答應了我的請求,讓我學習醫術。我學習醫術,最大的原因就是世界的心臟。王都大亂當天,我便知道世界的心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能夠復活人的能力,誰也想要。我既然擁有這能力,學習醫學也是我的命運,但我還有另一個目標,就是尋找關於世界的心臟的用途和能力。我相信能夠稱為世界的心臟,能力肯定不只是复活人這麼簡單,而且為甚麼世界的心臟是一條項鏈,崩壞後我卻感到身體異常,或者說,世界的心臟並不是項鏈,而是我的心臟。這理論是我剛剛想到的,我的思考能力提升,能夠想出各種理由說服“主人”,全都是因為那股從左胸口傳出的能量。因此這一切絕不是偶然,只要找到有關世界的心臟的信息,一切難題就會迎刃而解。


    “對了,你智力這麼高,為甚麼會成了奴隸?”主人問道。

    “不清楚,我只記得我不知道為何暈了過去,然後醒來就是在這裡。”我說道。

    “那你得為我是你主人而感恩,換著其他主人,你剛才的語氣和要求不打死你就算仁慈。”主人說道。

    “那……我應該怎麼說?”我問道。

    “你不需要用奴隸的語氣跟我對談,畢竟我還是喜歡當奴隸是自己朋友,多個人聊天不是挺好的嗎?”主人笑道。

    “感覺奴隸和主人同一輩份好像很怪,不過主人要求的話,我就接受吧。”我說道。

    “但是,你得小心一下別的主人,他們可不像我這般仁慈。”主人說道。

    “知道了主人。”我說道。

    “偏題有點嚴重,先說回你未來的時間安排吧。早上起床後就是早飯,然後就開始訓練,訓練結束後就是午餐,接著訓練,跟著就是晚餐,晚餐後就學習醫術,最後睡覺。”主人說道。

    “訓練完再學醫術,我怕學習效益差。”我說道。

    “說得也是,那就下午學習醫術,晚上再訓練。”主人說道。

    “遵命主人。”我說道。


    “對了,醫學你想學古典醫學還是新型醫學?”主人問道。

    “有什麼分別?”我問道。

    “聽說新型醫學需要將人拆開,學習人的結構,治療方法有用藥和叫什麼手術的東西。”主人說道。

    “新型醫學吧。”我說道。

    “不過新型醫學聽說需要使用魔法,你有魔力?”主人問道。

我低下頭,開始沉思。魔力不是沒有,但能不能夠施展魔法就是一大問題,加上我左胸口散發的能量會不會與魔力排斥又是一大問題,而且我是不是學魔法的材料也是一大問題,理智告訴我不應該選擇新型醫學,但直覺告訴我應該選擇。我是直覺派的人,卻到關鍵時刻總是被理智弄得無法作出選擇,真是矛盾……誒?話說學醫術不是要錢的嗎?為甚麼主人會讓我學醫術啊?

    “對了主人,你為甚麼答應讓我學醫術?”我問道。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是醫生,他很熱衷教導醫術,肯定會免費教導你……話說他懂得古典醫學和新型醫學的醫師,讓他都教你不久可以嗎?我還真是健忘啊哈哈。”主人笑道。

    “感謝主人讓我學醫。”我抱拳說道。


    “啊對了,我忘記問你叫什麼名字了,你前任主人將你扔給我後就走了,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主人說道。

    “阿爾西斯。”我回答道。

    “阿爾西斯,好叻,我會記住你的名字的。時間也差不多,我帶你去訓練場吧!”主人說道。


下一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