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四話

目錄

上一話


    角鬥士的訓練加上醫學學習,讓我心力交瘁,連食欲也差了很多,以前四五腕飯菜才剛好有輕微飽腹感,現在一碗就覺得很飽很飽,甚至有想吐出來的感覺,更別說去想有關凱洛爾的事。現在是午飯時間,只是剛開始大概10分鐘,我就已經食不下咽,收拾餐盤回到位置。這是,在我對面進食的教練也慢下了動作。在這裡有一段時間,發現這裡的教練通常都是一起吃飯,卻只有我的教練形單影隻,坐在我對面。說實話,我還真是有點還怕教練,他既是我在訓練時的教練,又是我的醫學導師,每次看見他,不是想起我訓練走神然後被重擊,就是想起被屍臭味包圍的解剖課,身子無法不顫抖。


    “你最近胃口差了很多。”教練說道。

    “嗯,體力訓練和腦力訓練,兩邊兼顧的壓力太大,不太想吃東西。”我回答道。

    “我有這麼嚴厲嗎?”教練問道。

    “不,是我心理質素不好,辜負了教練的冀望。”我說道。

    “有一部分是我的過錯,我不應該太過注重改變你過去的作戰方式,而且讓你第一次接觸醫學就去碰屍體也是我的錯。不過,待你習慣了面對內臟,你的食欲應該會回來的。”教練說道。

我沉默了,因為我認為就算習慣了,我還是不想進食。現在的我對屍體已經不懼怕,可是回憶中同伴的屍體,沒有一具不讓我的心絞成一團,痛苦不堪。世界的心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是不知道,但直到現在,我知道從心臟擴散開的,只剩下絞痛,不但不再散發能量,反而變得空虛,將周圍的能量拉進這黑暗的漩渦中。


    “你沒事吧?”教練問道。

    “沒事……”我說道。

    “你這個樣子不像沒事……對了,既然你現在閑得發悶,不如就來個突擊測驗吧!”教練轉換話題說道。

    “我哪裡閑得發悶啊……”我不禁吐槽道。

    “第一題,四體液是哪四種?”教練無視我的吐槽問道。

    “血液、粘液、黃膽汁和黑膽汁。”我回答道。

    “回答正確,第二道,請指出心臟的解剖位置。”教練叫道。

    “通常位於左鎖骨中線第二肋間到第五肋間胸骨後方。兩側與肺相臨,下方為橫膈膜,上方為進出心臟的大血管。心臟後方隔著心包腔與支氣管、食管、迷走神經和胸主動脈為鄰。心的長軸與正中線呈45度角。”我回答道。

    “雖然不太通順不過回答正確,但你怎麼記得的?我當時背了很久才記得。”教練說道。

    “不知為什麼,腦中浮現出整個人體,我只是形容腦中的畫面。”我說道。


    “那成年人有多少根骨頭?”教練問道。

    “我數不了……”我說道。

    “206根,不過我沒有告訴過你,這算耍你玩的題目。”教練笑道。

    “教練……”我表示無言中。

    “好啦好啦,不問解剖問題了,問些器官的功能……心臟的四個房室在功能上有什麼差異?”教練問道。

    “血液從大靜脈進入右心房,右心房將血液傳進右心室,右心室將血液運到肺動脈。血液從肺靜脈進入左心房,左心房將血液傳進左心室,左心室將血液運到全身。”我說道。

    “嗯,那骨折應該用什麼草藥?”教練問道。

    “野菊花。”我說道。

    “野菊花……聽其他醫生說是可以,我沒有嘗試過,姑且當你對。”教練說道。

    “教練,你再問下去我怕真得要被問倒。”我說道。

    “好啦好啦,不鬧你玩。今天解剖完就學魔法,看看下星期能不能教你做手術。”教練說道。

    “那我先去休息。”我說道。

    “我也差不多,不如提早開始課程吧。”教練說道。

    “嗯。”我點了點頭說道。


    我和教練到了安置屍體的房間,繼續解剖屍體,學習人體結構。我拿起解剖刀,憑藉直覺下刀,將頭皮割開,並與頂骨和額骨分離。

    “你看這裡,你知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條縫?”教練指了指額骨和頂骨的交界問道。

    “不知道。”我說道。

    “因為小時候要預留位置讓腦部發展,這兩塊骨頭還沒有縫合,到長大了,腦部發展結束,8塊腦顱骨就會融合,這些縫就是骨頭的交界。現在你需要移除頭骨,要用什麼工具?”教練問道。

    “剝離器、牽開器和骨鋸。”我說道。

    “很好的嘗試,不過你不怕會過熱?”教練問道。

    “用針筒不時滴下稀鹽水降溫。”我說道。

    “你可以嘗試一下。”教練說道。


    我用牽開器牽開頭皮,擴大頭骨暴露的範圍,方便之後的行動。我先用剝離器剝離頭骨膜,同時避開傷及神經。然後,教練拿著裝著稀鹽水的針筒,我拿著骨鋸,準備切隔頭骨,馬上發現出了問題——骨鋸的鋸齒位置無法有效切割頭骨。我看了看旁邊的儀器架,馬上想到解決辦法,便拿起手搖轉,安裝上圓穴鋸,在頭骨轉出一個小洞,然後將骨鋸插入小洞,開始切割頭骨。切割頭骨過程極為艱深,不能太大力,不然太過深入傷及腦部,同時不能太小力,否則無法順利切開骨頭。在教練的指導下,我掌握到技巧,用了大概半小時割出一個手掌心大小的頭骨。


    “臨機應變不錯,而且第一次嘗試就能夠不傷及腦膜,不愧是我的徒弟。下一步,就是懸吊腦硬膜,你先用剪刀以十字形狀切開硬膜,然後展開。”教練說道。

很快,我便懸吊起腦硬膜,看了看腦的表面,便被要求還原回原本外貌。我先拿起旁邊的針與線,以單純間斷縫合腦硬膜,然後放回頭骨,用金屬連接片和螺絲縫合頭骨,最後以減張縫合法縫合頭皮,將屍體還原回原狀。

    “縫合技術很好,看來私下訓練了很久,在沒有魔法幫助下,這等級還原算頂級了。先跟你說一下,你所使用的金屬材料,全都是我自己用魔法打磨出來的成品。我可以不用任何金屬材料就可以縫合,例如治療魔法和火魔法……現在還有很多時間,我準備了人腦的標本學習不同位置的功能,雖然完全不清楚有什麼功能就是了。”教練說道。


    於是,我又開始了討厭的背書之旅。


下一話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