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六話

目錄

上一話


    “伊斯卡大人,你還是別怎麼勤奮工作了,這樣身體很快就會透支……說起來,你為甚麼會讓凱洛爾去角鬥場?你不是很喜歡凱洛爾的嗎?”蓓蕾問道。

    “……他曾經說過,來王都的目的是成為角鬥士,變得更強,我只是完成他的願望而已……對了,好像很快就是月尾吧,我給你發工資。”伊斯卡說道。

    “工資也應該是訓練學院發的吧?”蓓蕾說道。

    “你幫我看好凱洛爾就好了,現在父親大人管得很嚴,想找機會去看看凱洛爾也不行……距離選舉還有半年,得繼續努力成為議員,讓父親大人不能再管住我。”伊斯卡說道。

    “好吧,今天的課也上完了,我先回去了。”蓓蕾說道。

    “幫我看好他。”伊斯卡說道。

    “我會的,這本書我就借去了。”蓓蕾說道。

    “嗯,不過那本書我記得沒什麼內容。”伊斯卡說道。

    “這本書講到永生的秘密,我這當醫生很感興趣。”蓓蕾說道。

    “除了世界的心臟外,就剩下惡魔之血,而且不能是普通的惡魔之血,要那隻沒有記載的惡魔的血液才可以,就算想研究也不可能得到那兩種東西。”伊斯卡說道。

    “所以我就借來看看而已。”蓓蕾說道。


    蓓蕾離開後,伊斯卡回想起與凱洛爾一起的日子。當初送凱洛爾去角鬥場,伊斯卡是下了很大決心,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要分離實在很難接受。但是,凱洛爾心中有自己的存在嗎?伊斯卡,只不過是凱洛爾的一個好友,但只限現在。角鬥場是什麼,伊斯卡很清楚,那是一個可以稱為地獄的地方,完全不會有任何時間去想練習以外的事情,這是一個讓凱洛爾忘記過去的好機會,然後待將來我將他贖回來,刺激到他的記憶,他回憶起我和他的過去,那時他腦中就只剩下我,不會記得其他人,然後角鬥場訓練出來的奴性就會發揮作用,他對我產生出依戀的情感,只會喜歡我,阿爾西斯,只是被埋沒的過去。伊斯卡是這樣相信著的,因為在魔法學院裏曾經學習過有關人的心理行為,他不會認為書籍是錯誤的,至少這個時候不會去懷疑。


    ……


    “哈啾!……到底誰在說我壞話啊?”我說道。

今天碰巧是我的休息日,早早就起床去晨運,然後在王都旁邊的小山上仰望著天空。看著那漸漸變紅的天空,不禁回想到那個日落,和阿爾西斯一起的日落……不知道現在阿爾西斯有沒有被人打撈上來,現在又身處何方,真希望他還在,能夠陪伴我……真是的,明明都過了半年,眼淚還是不自禁地從眼眶中溢出,到底是有多愛他才會過怎麼就都還不能放下?

    “明天活著的話,就能夠成為角鬥士了,你……在看嗎?……胸口有些疼啊,看來得去看看醫生。”我看著天空傻笑道。


    我下山後,便去先找醫生,拿了些止痛藥草,就去武器行選明天用的武器。武器行裏全都是開鋒了的兵器,和訓練用的木制工具更有實感,耍起來也更爽快。我選了一會,選擇了兩把劍,便到練習場自己練習。大概到了黃昏,我結束訓練,和其他訓練生吃過晚飯,便去休息了。


    這一天終於到來,距離我剛進入角鬥士訓練場,大概1個月吧。聽說角鬥士通常都需要訓練6個月才可以參加資格測試,我這應該算是特例了。但訓練的日子比其他人少,經驗肯定不如其他人,能不能勝出我也是有些擔心,畢竟競技場上,角鬥士是連性命也能拋棄,瘋狂程度和訓練場是兩個世界,能不能活著已經是一個問題。我答應過伊斯卡不能死,因此我的將來也只有一個,一直勝利。


    我踏進測試場地,那裡比競技場小很多,觀眾也只有教練們和領主,還有少許士兵。他們全都冷眼注視著場地,和第一次踏足競技場時的氣氛完全相反。我的視線從四周轉移到面前,看著自己的對手。今天的對手有些麻煩,體格比自己高壯,而且是使用大斧,或者叫鉞。這鉞是以斬擊出名,殺傷力很高,相較我手上的劍,劍是雙刃,製造一把強度高的劍需要很高技術,而且重量不能太高,難度更上一層,我手上的劍肯定不是那種高質素的劍,一下砍下來肯定就會壞。因此,我需要完全閃躲對方的攻擊,才確保佔有優勢。


    “開始吧。”裁定人叫道。

對方雙手提著大斧,直接沖向我面前,抬起大斧。我趁著攻擊的間隔,往右踏出一步,雙手拿住一把劍,握緊瞄準對方的腰側,然後左腳一蹬,身體順著逆時針方向轉動,帶動劍砍向對方的腰側,同時離開了對方的攻擊範圍。我雖然命中了對方,但由於攻擊的位置有護甲防護,因此沒有造成很大傷害,不過足夠震懾對方。


    此時,我站在對方的背後。對方重新整頓攻擊步伐還有大概1秒時間,這足夠我在攻擊一次。我雙手往相反方向拉扯,放開了右手,劍瞬間彈出,帶動著我的手臂攻向對方的後腰,接著馬上跑開,與對方保持一定距離,避免對方突然攻擊。


    交峰數次後,我所有攻擊都是命中有護甲的位置,但我明明可以選擇沒有護甲保護的位置,相反對方全都瞄準我裸露的部位,繼續下去就是我佔下風,看來我還是太仁慈了……在角鬥士的世界中,仁慈是最大的罪,要拋開仁慈,不能對對手有憐憫之心;要拋開情義,不能對朋友留手;要拋開性命,不能對對手不尊敬……我已經決定好,下一擊開始,為了珍視之人,一切妨礙我的都斬斷。


    我衝了上去,瞄準了對方的手臂,雙手揮舞這手中的劍,將敵人的手臂與軀幹分離,讓血將我心中對戰鬥的熱火燃燒更旺盛,直刺敵人胸骨上方,然後一劃,血液化為一道河流,從敵人頸項流出,光榮地戰亡了。

    “比試結束。”裁定人說道。

    “嗯,做得不錯,真是不辱伊斯卡大人之名。”領主說道。

    “……嗯。”我低頭應道。

    “下次的慶典,要好好干。”領主說道。

    “是……”我回道。


    殺死與自己一同受苦過來的人,踏上了這修羅之路。這,是我一直期待的事嗎?我的身體,好像不是我的身體了。


下一話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