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

原創小說作家兼同人作家(私人)一名,極度*的一個小*(呵呵)

墮入永恆的蒼藍色深淵 第八話

目錄

上一話


    “呼,終於接上了。”我歎氣說道。

    “戰鬥別過火。”教練說道。

    “說得我……”我說道。

    “別廢話了,快去準備。”教練催促道。

於是,我便前往預備區。


    “他變了許多。”主人說道。

    “是啊,當初的阿爾西斯,已經不在了。”教練說道。

    “他的目標應該是找回那個叫凱洛爾的人對吧?”主人說道。

    “嗯,不過我們并不負責這件事。”教練說道。

    “話說他魔法學得如何?”主人問道。

    “他和一般魔法師不同,魔力仿佛是他身體一部分,就像那本書記載的‘氣’。”教練說道。

    “我不太懂這些,不過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只能說聖女送來的人,果然不一般。”主人說道。

    “很不一般……又來病患了,慢走不送。”教練說道。


    ……


    我踏入戰場,一陣陣歡呼聲從觀眾席上傳來,又一場廝殺準備上演。真不知貴族們是如何想的,喜歡將時間花在看人打鬥,不過凱洛爾曾說過想在格鬥場上鍛煉,可能有一天我們就會再見面吧……


    “你就是我的對手?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個醫生,真是不知道怎麼安排的……不想受傷的話就乖乖認輸吧!”對手不屑道。

    “意思是,你贏定了?”我笑著反問道。

    “什麼意思?”對手皺了皺眉頭問道。

    “沒什麼意思,我不會逃跑的。”我嚴肅地說道。

    “身為醫生,應該知道生命的寶貴吧?既然執意找死,那我就送你一程!”對手說道。

說畢,對手便提著長槍衝過來了。


    說來不巧,這幾天我的魔法略有小成,終於可以應用在實戰中,這種對手,正好拿來試試水溫。於是,我施展出第一個魔法:快速移動。快速移動是風屬性的魔法,能夠提升敏捷度,讓我順利躲過對手的攻擊,並拉開一段距離。接著,對手以更快的速度攻過來,不過在我眼中,動作太慢了!於是,第二輪、第三輪,甚至到第四輪攻勢,我都順利閃躲,惹得對手很不快,觀眾席上也是一片辱罵。


    “你他媽躲夠沒有?”對手怒道。

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施展出第二個魔法:火球。火球是炎系魔法,被命中的滋味可不好受,因此怒罵中的對手看見我手上冒出火光,馬上後退三尺,雙手持槍置於胸前,防備十足。當我扔出火球時,對手腿一收,身一轉,離開了火球的路徑。不過,對手並沒有放鬆警惕,反而是將左手推出,右手拉回,一槍砍向火球,火球被砍中后邊消失了。


    對手的危機意識很高,正常是離開攻擊路徑,然後反攻,而現在的對手做出非一般卻很關鍵的決策,打亂我的計劃。本來,我的火球是有誘導效果,能夠自動追蹤敵人,雖說誘導效果不佳,但只是一個身位,按照我和他的距離要命中已經綽綽有餘。然後,我趁機上前制服對手,輕鬆拿下勝利。可現在,不能再不拔劍了。


    我往前一傾,雙腿一蹬,瞬間繞到對手身後,然後右手拔劍,往上一拉,在對手背上留下一道血痕。接著手腕一壓,劍刃陷入對手的肩頭,再往左一轉,反手握劍,劍尖又劃出另一道血痕。最後往前踏了幾步,轉身擺出防禦姿勢,面對對手。對手也轉身看向我,然後就莫名其妙地倒下了。全場頓時一片寂靜,然後一陣陣掌聲和讚許聲遍佈整個格鬥場。


    很快,那個人便被抬走了,換入另一人。換入的人看著我,雙腿發抖,我也沒有進攻。裁判看見雙方都沒有戰意後,宣佈今天的決鬥全數結束,一些觀眾有些不滿,但鑒於我剛才的表現,接受了這事實。決鬥結束,代表今天角鬥士的工作已經結束了,我也得回去醫療室。

    “剛才一戰表現不錯。”主人指了指擔架上的病患笑道。

    “也沒什麼,不過我想見見最後上場的那個人。”我要求道。

    “怎麼想見他?”主人問道。

    “因為他好像很害怕我。”我回答道。

    “那是當然的啊!他是新來的角鬥士,加上剛看見暈倒被抬出的傷患,嚇得不敢戰鬥。”主人說道。

    “是嗎?……我得趕緊處理他的傷口,主人慢走不送。”我說道。


    恐懼嗎?頂多就受傷而已,又不是會丟掉性命,哪有他想得那麼恐怖啊?剛才我只不過是用了電系魔法電暈了對手,不至於可怕吧?肯定是那個新人想得太恐怖了,角鬥士受受傷很正常,現在新人的心理素質未免太差了吧。


    ……


    就在這天晚上,一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了。

    “別來無恙啊,凱洛爾。”伊斯卡說道。

    “……伊斯卡?!……好久……不見啊……”凱洛爾驚訝道。

    “嗯,是啊,許久未見你,你也變你很多呢。”伊斯卡說道。

說完,伊斯卡湊近到我的面前,按照他之前的性子,肯定會做一些令我害羞的舉措。但是,今天卻沒有。伊斯卡只是饒有興趣地盯著我,盯得我有些不舒服。

    “靠得太近吧?”我問道。

    “啊,的確是這樣,抱歉……這裡的生活怎麼樣?”伊斯卡退後問道。

    “很一般,沒什麼。”我說道。

    “我聽說了,今天的比賽你表現的很出色。”伊斯卡笑道,眼底卻沒有一絲笑意。

    “算是吧……”我應道。

    “對戰的對手,我記得是克拉那德對吧?他好像是這裡稍有名氣的角鬥士,聽說你沒有遲疑就把他殺掉了,很厲害呢!”伊斯卡說道。

    “……嗯……”我應道。

    “我和這裡的負責人說過了,給你安排一間自己的房間,以後如果能夠表現更出色,獎賞也會隨之變得更多。”伊斯卡說道。

怎麼搞的?我們不該是這種冷淡的關係,但伊斯卡說話的語氣……好奇怪,今天的伊斯卡好奇怪,簡直就像是不認識我一般。

    “伊斯卡……”我不為意低語道。

    “嗯?怎麼了?”伊斯卡應道。

    “不,算了,什麼都沒有……”我應道。


    這次久別重逢,就在尷尬中落幕了。


——

暑假跳票了萬分抱歉,因為突然要準備考試,而開學後要準備公開試,所以應該要停更7-8個月,也就是大概五月份的時候可以更新,希望各位大佬能夠繼續支持(雖然應該已經沒人記得的說呵呵……(歎氣

评论